靈魂飄移著


與軀殼下意識地反抗隔絕


重複著沒有意義的行為


規律  卻沒有連結


心臟感應外在的溫度忽快忽慢


而非隨著情緒起伏


意識呈輻射狀破碎


散落在無法拾獲的角落

 


 


這一陣子,我以為我好多了,一如往常上下班,下了班之後還去上日文課,有時間就逼自己多念一點書,辛苦地背日文單字和文法,把自己腦袋中無意義的東西趕出去,告訴自己不要去想過去和未來,只要活在當下的每一刻。

 

但是最近,我開始慢慢有種詭異地感覺,總覺得我的意識與軀殼分離了,就如同作夢一般,看著那個好像是我的軀殼正常地在做很多事情...上班、唸書、與人交談、吃飯、坐捷運、走路、洗澡、睡覺...;又好像線控的木偶般,大腦下了命令,讓身體機械式地運作,不帶感情,沒有思想,無關情緒。

 

好幾次我努力掙脫著那牽引意識的無名手,想要回到我的軀殼中,但卻只是短暫的安置,沒過幾分鐘又慢慢地游離了我的軀殼。我自己知道,因為我的意識是清醒的,但是那種抗拒感是莫名的,彷彿坐在那椅子上的軀殼並不屬於我,所以被排斥,相抵觸。31度的夏夜,我不開冷氣睡覺依然覺得寒冷;進補了很多營養品的身體,雙手還是不由自主地在顫抖...

 

為了強迫自己回到軌道上,我斷絕一切會讓我陷入悲傷的事物,封閉所有會觸發我情緒的記憶。一看見,就逃避;一想到,就停止;一恍神,就甩頭...。但是我發現情況並沒有好轉,我的靈魂與軀殼距離越來越遠,漸漸地能夠連結的時間越來越少,絕大多數的時間我只是一個找不到心的軀殼,一個毫無意識思想的機器人。

 

直到今天早上,我一如往昔一個人坐在辦公室裡,在昨天吞了一顆半的安眠藥,足足睡了9個小時之後,鏡子中的自己勉強看起來有點精神。逃避了很久不敢聽情歌,卻在聽了這首「白月光」後徹底崩潰了情緒。

 

一開始覺得哭的莫名。我沒有想到什麼,為什麼會哭了?

 

直到後來眼淚止不住,我的靈魂才回到我的軀殼,我這才明白...原來我遍尋不著的潛意識,一直被自己封閉在記憶的小盒子中,因為我壓抑自己的悲傷、痛苦、失落、愛情、憎恨...等等種種的情緒,通通被自己鎖了起來,所以我才會覺得心不見了,靈魂與軀殼分離了,變成面無表情的冰冷機器人。

 

我慶幸我此刻可以寫下這篇文章,即便是短暫的身心連結,我也勇敢地承認和接受我的身心已經生病的事實,原來我真的沒有自己想像中那麼堅強......

 



白月光
作詞:李焯雄 作曲:松本俊明 編曲:Terence Teo

白月光 心裡某個地方 那麼亮 卻那麼冰涼
每個人 都有一段悲傷 想隱藏 卻欲蓋彌彰

白月光 照天涯的兩端 在心上 卻不在身旁
擦不乾 你當時的淚光 路太長 追不回原諒

*你是我 不能言說的傷 想遺忘 又忍不住回想
 像流亡 一路跌跌撞撞 你的綑綁 無法釋放

白月光 照天涯的兩端 越圓滿 越覺得孤單
擦不乾 回憶裡的淚光 路太長 怎麼補償

Repeat *

白月光 心裡某個地方 那麼亮 卻那麼冰涼
每個人 都有一段悲傷 想隱藏 卻在生長

 

lovem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