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很喜歡幫我同事化妝或是綁頭髮弄造型,自以為是小曼老師上身(就是幫人家『裝嘎水水(台語)』,自己總是隨便綁個馬尾)!

說真的,我好喜歡小曼老師喔!(抱歉,我就是受不了只會那幾招然後搞半天又弄不好的Tony老師)
真希望我也能夠花個大錢去給她罵一下,因為我相信罵完之後,我就可以脫胎換骨,弄個適合我臉型(頭型)的頭髮 ...

這就像電視上有很多改造宅男宅女的外國節目,會到你家去把你批評得狗血淋頭一無是處,然後再帶你去血拼買衣服弄頭髮換造型(然後還趁你不在的時候把你的傢具全部都換掉,把你家搞得像樣品屋一樣漂亮)。

『ok啊~~我甘願啊!!~~喔拜託!哭個屁啊!!那我跟你換好了!!
我看著電視上的宅女因為衣櫃裡的衣服被丟光了而哭泣,我真的忍不住大聲怒吼起來!!

扯遠了,我是在想...我常常會想要改造別人,但是卻很難改造自己,不知道有沒有人可以救救我!?(小曼老師和Kevin老師,你們聽到我的呼喊了嗎?

好吧!重點都不是這些,而是我今天早上做了一件白癡的事情,就是我到了辦公室之後,照例要拿橡皮筋把頭髮紮起來,於是一手抓著馬尾,嘴裡咬著橡皮筋,另一隻手則是要拉開橡皮筋把它套在手上

就在這個摩門特,我那隻拉著橡皮筋的手滑了一下,就這樣鬆開了那條在我嘴上被我拉到緊繃的橡皮筋......

『痛い~~~~~~~~~~~~~~~~』


橡皮筋彈回來打到我自己的嘴唇,我等於是近距離用橡皮筋射我自己的嘴唇.................
.
.
.
.
.
.
.
.
.
我看我會得橡皮筋恐懼症了..............

lovemind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